Life is a maze and love is a riddle.
 

[山/SO]宜居宜家

智く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祝世界上最甜最俏的巧克力流芯小面包生日快乐哇~

短 无脑小甜饼 惊天OOC有 姨母痴汉属性全开雷到你我不管的!

总之 接受请下拉ww






“翔ちゃん。”

LINE联络界面上,置顶的那个白底黑字写着“マグロ祈愿”的头像跳动了起来。

“我想换个沙发了。”

“我们什么时候有空去挑一下吧。”

“[四叶草][四叶草][四叶草]”


大野智,3岁零408个月,东京都人。

猫科,沙发土豆属,一般栖息在沙发、地毯、被炉等地附近,偏爱温暖环境。

鉴于今年份的感谢大野妈妈日即将来临,该珍奇生物决定给自己换一个窝。

虽然经过饲主长年矫正后,现在晚上已经不会再裹着初中妈妈给买的小毯子蜷在沙发里,而是好好地睡在软绵绵的双人床上,但沙发在大野智心中的地位依然是不可动摇的。

信奉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自己亲手去挑原则,周末的时候这颗沙发土豆就把自己移植到了副驾驶座上。绑安全带的时候还因为没完全开机成功的迷茫样太过可爱,一不小心被男朋友兼司机兼苦力先生啾咪了两口小脸蛋。

“快开车!”

看,被猫爪爪糊脸了吧。


两个人在各式各样的样板间之间穿梭,樱井翔感慨着说原来还有人说我把家布置得像样板间,放到现在怕是连和样板间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了。

大野智倒是逛得津津有味,不过樱井翔以他十余年的大野翻译专家的从业经验保证,这人多半是在研究如何让他上次出海时和金枪鱼拍的2shot更完美和自家装修风格融合。

别想了,不管是什么风格的装修都是無理的。

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正跑着神却被男朋友一巴掌拍回了魂。

“翔ちゃん!”大野智兴致勃勃指着那块据说是羊毛的纯白长毛地毯,眼神变得闪闪发亮了起来,“这个怎么样!你摸摸,超舒服的!!”

“等等我们不是来买沙发的吗……呜哇真的!“

两个人完全臣服于这块地毯柔软的触感之下,心照不宣地先把挑沙发这件事放置到了一旁。樱井翔从旁边架子上摸出根铅笔记下货号,大野智还在旁边开心地东摸摸西摸摸比对着手感。

只可惜人家只是单纯想着以后可以在上面摆被炉看News Zero,某位主播先生想的倒全是自家小黑猫翻滚在这块毯子上的样子——还特地翻看了标签上的清洗方式,可谓是动机十分不纯目的令人发指了。

naive啊大野先生,如狼似虎的三十代可是不容小瞧的。


樱井翔从自动售货机里捞出一把硬币和一罐蜜瓜味苏打水,拉开拉环插上根吸管,四周环视了一圈后飞速锁定了某位已经在沙发区地图随机刷新了好几次定位的大boss面包君。

这位大boss正忙于奔走在各款沙发之间,坐坐这个拍拍那个,还跃跃欲试准备把自己全须全尾塞进去,整个人撒欢到不得了。也亏得是樱井翔了解他,要是换了旁人怕是要去广播站麻烦工作人员才能找他回来。

这人看见自家那位这么快找过来了倒也不惊讶,笑嘻嘻地就着樱井翔的手叼起吸管嘬了一口饮料,上目线甩过去看他,“来坐坐感受一下。”

樱井翔一屁股坐下去,被包裹住的感觉吓了他一跳。旁边的人一脸得意,“是不是超好玩的!”说着又扯着樱井翔的腕子让他也站起来,“我数一二一起坐~。

噗的一下,两个人一起被沙发温柔地裹在了怀里。

看着那双笑得弯弯的眼睛,樱井翔感觉有一尾鱼从大野智的眼角一路游进了他的心里,撩得他有点痒痒,于是突然毫无征兆凑上去亲了亲小鱼尾巴。

“喂,干什么呢你!”

刚才闹了一下,大野智的脸上还带着些许薄红。又冷不丁被男朋友直球击中,他有点不知所措地别开了视线,只死盯着樱井翔手里那罐苏打水看,那抹红则直接飞上了耳朵尖尖。

樱井翔反应过来也有点不大好意思,他很少会在公共场合做这么亲密的举动,但毕竟刚刚是自己先下手撩的人,正准备乘胜追击一下的时候——大野智一爪子糊在他腰上把他拍了起来。

“…………”

一向直球的人突然傲娇起来威力也不是盖的。


两个人记下来货号后又来到了二楼自选区,在这里我们立派精英的樱井先生,遭遇了新的人生难题。

“快点进来嘛翔ちゃん~”

大野智推着手推车,不自觉地撅噘嘴,“这上面都说了,承重能到一百多公斤,不会坐坏的!”

樱井翔忍不住冷汗十八连,在某些特定情况下男朋友撒娇让他快进来倒是会让他非常开心,但怎么想也绝不是现在。

这不是承重多少的问题,让他一个一米七多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坐在手推车里被人推着走,用他手里这罐苏打水想想都觉得画面会非常美丽。

可惜这世界上谁都能做到拒绝大野智,就他樱井翔不能。

“兄さん……”樱井翔双手抱膝缩在手推车里,转过头看他,一双圆滚滚大眼睛可怜兮兮地冲大野智疯狂发射上目线,“这个比我想象中还要丢人呜QwQ”

“哪里丢人,和翔ちゃん很搭哦。”大野智推着自家男朋友倒是开心得不得了,路过玩具区的时候还顺手从旁边抄了只大黄狗塞进樱井翔怀里,又掏出手机来说要拍纪念写真当屏保。

“翔ちゃん不要乱动,看镜头哦!”

“来摆个pose嘛!”

“超可爱的!我最喜欢翔ちゃん了!”

 你看看,樱井翔能拒绝得了这人才真的是有鬼。

  

好容易到了家具自提区,樱井翔才被允许从手推车里解放出来。他拿着记着货号的小册子沿着货架寻找刚刚选好的东西,而大野智就一手拿着苏打水一手抄着大黄狗跟在他后面溜溜达达地走。

忽然这位大boss又起了兴致,“ 翔ちゃん,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规则很简单,反正仓库里的家具外包装的纸箱长得都大致一样,一人盲选一个去结账,拆开以后谁丑算谁输。

樱井翔表示哭笑不得,这个谜一样的游戏可以说是很符合大野智颜狗本狗的属性了。他男朋友看起来倒是很满意他想出来的这个游戏,把大黄狗往手推车里一扔就窜去找他的梦中情箱了。

“要是输了翔ちゃん记得把我刚拍的纪念写真设成携帯电话的桌面哦~”

“!!!!”

赌上N[哔—]V看板男主播的尊严,他樱井翔绝对不能输!


大野智好像是找到了新欢的样子,结完账之后就一直抱着那只吐着舌头看起来有点鬼畜的大黄狗,连在自助投币冰激凌机前打甜筒的时候都没撒手。

两个人移动到了停车场,樱井翔正往后备箱里搬运今回采购的战利品。看到最后胡闹着买下的两个纸箱,箱子上还被大野智不知道从哪摸来的马克笔标上了“智”和“翔ちゃん”,无奈地笑笑,扣上了后备箱门。

钻进驾驶室,某个一坐车就容易精神不振的小困猫已经在副驾上开始眼神迷离了。樱井翔侧身过去给他家兄さん系上安全带,搭扣卡紧的咔哒声倒是让大野智稍微清醒了一些。

“回去要先拆那两个箱子,我已经写好名字了不能作弊哦。”说着自己又ふふふ笑了起来,“手推车和翔ちゃん真的很合适,拍的写真超——级——可爱的!”

“兄さん看起来很自信啊。”

红灯亮起,樱井翔停下车转头去看缩在副驾的男朋友,笑得眉眼弯弯又有那么一点不怀好意,“这么确定自己会赢?不想听听如果我赢了想做什么吗。”

交通信号灯由红到绿,车子启动的瞬间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


“就拜托兄さん把那句‘翔ちゃん快点进来’在该说的时候再说一遍吧。”

“不过,不知道到了那时候只说一遍会不会管用呢……?”






Fin.




专业刹车一百年!(超骄傲(被打

告诉我 看完以后你想不想带大野智去逛宜家 反正我想……(撒库拉伊·肖 is watching you.jpg

现在再回头看简直不忍直视 这篇是真的很放飞了 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字里行间深深的痴汉///不过写完前半段后隔了一段时间才写的后半段 看的时候如果感觉到文风有点奇妙的不统一……那不是错觉是事实(。

再次祝宝宝生日快乐!以及欢迎来评论找我玩qwq


评论(11)
热度(49)
© aKoi | Powered by LOFTER